如遇故人

记金凌的一次离家出走

 

现代paro

 

ooc有

 

主澄瑶,微量忘羡,追凌

 

题目和文章关系不大

 

 

 

终于结束手头的工作,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刚好是早上七点。金光瑶本想站起来伸个懒腰,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旁边的苏涉及时扶住了他。

 

“果然岁数来啦。”金光瑶笑着推开苏涉的手,“我以前啊每天都睡不足三小时,照样活蹦乱跳的。现在才几天就吃不消啦。”

 

苏涉皱着眉头,“接下来的工作交就交给我,这样下去您身体会吃不消的,况且,”苏涉推了一下眼镜,“您已经很久没回去了。”

 

金光瑶却跟没听到似的,说道:“我们去看看那些小年轻,公司好久没这样加过班了,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适应。”

 

刚走出电梯,金光瑶就在走廊里听到细碎的讨论声,“果然,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总是那么有活力。”金光瑶笑着对苏涉说。待他听清楚他的员工们讨论的话题,就笑不出来了。

 

员工一:“卧槽我居然挺过来了,我还以为我会光荣牺牲在我的办公椅上呢。”

 

员工二(面无表情):“不,这是你的错觉,是我们大家一起光荣了。”

 

员工三:“啊,好怀念以前被一家三口闪瞎的日常。”

 

员工四:“我看你果然不清醒了,被我们美人听到了就等着加班到死吧你。我觉得把那位绑过来直接扔到美人办公室就很好。”

 

员工二:“瞧你怂样,连名字都不敢说出来还敢绑人。只怕人家眉头一皱你就跪下喊爸爸了。”

 

…………

 

…………

 

金光瑶冷静地往回走,“我果然是想多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耐操得很,这种程度根本不算什么。苏涉,你安排一下。”金光瑶回头,看见苏涉一脸复杂地看着手机,带着莫名的同情望向他,“金先生,您看一下。”

 

金光瑶接过了手机。

 

半个小时后,金光瑶看着眼前再熟悉不过的房子,再看一眼手机里闯红灯的罚款通知,自觉生活无望。

 

正当犹豫要不要按门铃时,就听到渐渐清晰的脚步声。

 

立马摆上温柔和煦的笑容,金光瑶回头跟刚到的江澄打招呼:“这么巧啊,江总。”

 

江澄应该也是从公司赶来,西装随意搭在手上,解开一颗扣子的衬衣隐隐露一丝风情,剪裁得当的裤子将那双大长腿的线条显得更加完美。虽然满脸不耐烦的神情和眼眶下淡淡的青色还是透露出眼前人些许的疲态。

 

但是——

 

“怎么就那么好看呢。”金光瑶有点不满但必须承认,即使在他颜值逆天的朋友圈里,江澄也是极出挑的。

 

反观自己,连续几天没怎么合过眼睛,身体状态先不说,单是眼角冒出的细纹和快把国宝比下去的黑眼圈就暴露了一切。

江澄盯着金光瑶,皱着眉想说些什么,最终收回目光,淡淡的嘲讽道:“怎么,兰陵是要破产了么,金总这么拼命。”

 

金光瑶脸上笑意不减,“劳烦江总挂心,我们兰陵运作一切正常。”

 

江澄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拿出钥匙开门。金光瑶顺着他的动作望去那修长有力的手,却被无名指上的戒指灼伤了眼,连忙转移视线。

 

走进玄关,金光瑶惊讶于房子的风格一点也不像从外面看上去那样富丽堂皇。真皮沙发沙发上躺着两个哈士奇的抱枕和一张毛茸茸的毯子,酒柜里混入几瓶可口可乐,茶几上颇为珍贵的青瓷茶具旁扔着几块浇切糖,虽然违和却透露出温馨的生活气息。

 

江澄看着他四处打量的目光,脸色黑了几分。而金光瑶也想起早上那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对了,江总。‘’他在斟酌着措辞,“阿凌,出去玩了么?”

 

“哼,你还好意思说,他大小姐脾气就是你惯出来的。”

 

虽然不明就里但金光瑶立马回击道:“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江总这么喜欢给别人扣帽子呢。阿凌向来很乖的,你不要把自己那套标准强加在小孩子身上。”

 

“哈,金凌明年就要上高中了,你还当他是小孩子呢。”江澄怒极反笑,扔出一封信,“早上刚收到的,你自己看吧,反正这个家我是管不了了。”

 

信?在这个年代还有谁会写信?

 

金光瑶拿起那封写着“给舅舅”的颇具分量的信,有点吃味。明明是我最最疼你呀阿凌,为什么给你舅舅就是那么长的信,给我就只有一条意味不明的“小叔叔你要幸福”的短信。

 

在信中,金凌先用了两三千字来描述他之前幸福美满的生活,而后一转,痛诉这半个多月来所承受的家庭冷暴力,字字泣血。最后直接就说了,大人世界太复杂,我要离开这个冷漠的家。你们既然不要我那就不要来找我了。

 

金光瑶认真地反省这些年来对金凌的教育,突然很想对江澄说‘’孩子他舅,下次你要把孩子吊起来打我都不拦着你了。‘’

 

但金光瑶也知道,虽然他对金凌是娇惯了些,但金凌也不是那种闹离家出走的人。多半是耍性子在哪个朋友家里猫着呢。于是他努力地挤出一张笑脸,‘’阿凌不是和思追最要好吗,你去问一下魏无羡?‘’

 

‘’蓝家那小子发烧,躺在床上快两天了。‘’江澄斜了他一眼,但看着金光瑶苍白的脸色终是不忍,硬邦邦的补充道‘’已经让人去找了,那小子跑不到哪里去的。反倒是你‘’,他话锋一转,‘’看起来随时都要倒下去了。‘’

 

这时江澄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再看了一眼金光瑶,就走进里面去听电话。

 

"切。"金光瑶有些不屑,谁会听你讲电话,还特意走到里面去。有些烦闷地将自己摔到沙发上,反正江澄手下那群人的能力他是知道的,金凌也已经十五岁了,肯定丢不了。就这样想着想着,金光瑶慢慢地睡着了。

 

等他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时,身上盖着一张毯子,腰后面被塞了一个抱枕,空气中还飘来一阵熟悉的香味。嗯,是排骨粥的味道,还加了香菜。浓稠的米香混合着肉类的香味,再撒一把切碎的香菜,不管是从味觉还是视觉上都叫人食欲大开。但金光瑶却想起江澄第一次进厨房手忙脚乱的情形,在在一起十多年的日子里,当初的那份慌乱早就被慢慢地熬成现在的游刃有余。

 

其实身边很多人包括金光瑶也曾一度认为,江澄脾气不太好,是金光瑶在包容他。实际是却是江澄一直在迁就自己。当初的吵架早已不记得是什么原因。当时是自己与江澄争执着什么,江澄对金光瑶莫名的怒火并没有说些什么,后来看他声音都嘶哑了才去拉他。

 

‘’阿瑶!别闹了!‘’

 

金光瑶一把挣开他的手,‘’对,我是不冷静了。江澄你现在连架都不屑和我吵了是吧。‘’他抓起车钥匙就要离开,当时已是深夜。

 

江澄也怒急了,“你要是敢走我就打断你的腿!”

 

金光瑶更是一点理智也没有了,“好啊江澄,你还想家庭暴力是吧。”他摘下手上的戒指扔在地上,“你他 妈自己过去吧”

 

回想起当时吵架的经过,连金光瑶自己都觉得弱智。

 

江澄端着粥过来时看到金光瑶还在熟睡,只是毯子滑到了地板上。他把毯子重新披在金光瑶身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用手指轻轻地描摹那张小小的、精致的、憔悴了不少的脸。却猝不及防对上金光瑶的视线。

 

江澄僵硬地想将手拿开,脖子却被金光瑶双手环住。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摄人心魂。

 

“江澄,我饿了。”金光瑶用软糯糯的声音说道。

 

他知道自已又输了,金光瑶总是能踩中他的命门。或许,从十几年前就已经输了,未来的几十年亦如是。

 

看着金光瑶乖巧地一口一口喝着粥,江澄拿出那天晚上被金光瑶冲动之下扔掉的戒指,金光瑶自觉的伸出手指,并老老实实地道歉“我错了。”

 

江澄缓缓地为金光瑶重新戴上戒指,“你要是再丢的话我就”

 

“你就打断我的腿”金光瑶笑眯眯地接上去。

 

江澄看似凶狠却温柔地咬了一下金光瑶的手指。

 

“你知道就好。”

 

 

 

---end

 

 

 

等等,我们好像忘了什么。说好了金凌的离家出走呢。

 

 

蓝忘机家----

 

 

“思追啊,我没想到你竟然会撒谎。”魏无羡一脸痛心地看着蓝思追,“金凌耍脾气你怎么也由着他。还有金凌,我这次也不护着你了。蓝二哥哥罚思追抄家规,你也一起。”

 

两个少年站在蓝家的客厅里,无精打采的。

 

原来金凌是藏在“生病”的蓝思追的房间里,但还是被蓝忘机揪了出来,并通知了家长。

 

“阿凌,”蓝思追有些害羞地对金陵说,“当年魏叔叔和忘机叔叔也一起抄过家规的。”

 

“蓝思追你别吵,我舅舅打电话过来让我没抄完别回去,我要赶紧抄完跟我小叔叔投诉江澄虐待亲外甥。”

 

 

思追,人生漫漫,千万不要灰心啊。

 

 

 

 

 


 

 



 

 

 

找舅妈


脑洞产物
ooc有

故事发生在金凌九岁的时候。

刚到云梦江宅,金凌就中气十足的大喊道:“舅舅!我来啦。”

江家的仆从连忙迎了出来,“小公子要来竟不提前打个招呼,好让我们准备准备。”
       
这边跟随金凌的金氏弟子笑道:“我们宗主想着近期要举办清谈会,忙起来怕顾不上小公子。且小公子向来与江宗主亲近,总说着要来云梦,就……”
       
还没说完就被金凌打断了,“啰啰嗦嗦做什么,你可以走了。”又望向江家仆从,“舅舅在哪?”

王有条件反射道:“书房。”金凌就一溜烟的窜出去了。

王有反应过来脸色都变了,可是放眼望去哪里还有金凌的半点身影。

这边金家弟子仍是笑眯眯的样子,“江宗主青年才俊,雷厉风行,天下人自是仰慕不已。我们宗主常说小公子像他舅舅,不出几年定又是一位少年英豪。”
    
王有撑起一个笑脸,“敛芳尊统领百家,位居仙督,对小公子仍是百般照顾,万般体贴。此番心意更是难得。”心里却在不断祈祷,希望小祖宗不要打扰到他雷厉风行的舅舅才好。
   
金凌跑到走廊时,想着吓舅舅一跳,就垫着脚尖悄悄地挪到书房门口,刚想推门而入,就听见他舅舅的声音从门里面传来。

“今天与陆姑娘所谈甚欢,若今后我与姑娘有缘,我想先谈几个要求。”江澄的声音很好听一如他本人,清冷桀骜。但如果能在女孩子面前柔和一些,不那么强硬,就更好了。

屋里静了许久,才传出一阵女声,“江宗主请讲。”

“陆姑娘出身世家且我与姑娘交谈颇深,品行我自是信得过。你修为不高没有关系,日后能帮我打理家中事务便可。我不喜无端喧哗和过度铺张,陆姑娘贤良聪慧,断不会有这些恶习。”江澄最后还补充道:“最重要的是要对金凌好,我只有阿凌一个亲人,定不能让他受一点委屈。”

书房又是一片寂静,金凌都觉得舅舅能听到他的呼吸声了,连忙放缓了呼吸。

最终是江澄打破了沉默,“陆姑娘若是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江某能达成。”

还是那个柔柔的女声:“素闻云梦江氏百年世家,人才辈出。江宗主兴复江氏,年少成名,更是当今天下之翘楚。小女子自知平庸,今后,还是不来叨扰了。”

江澄神情未变,“那我送姑娘出去吧。”金凌听到连忙躲了起来,虽然他还不太懂舅舅和那个女修在谈什么,但刚才听到江澄的声音,直觉告诉他千万不能让舅舅发现他来过。

女修婉拒了江澄的送别,直至女修的身影消失。金凌的直觉又告诉他不太对劲。果然,随后就江澄一把把他从假山后提起来,对上自家舅舅一脸戾气的脸和质问:“你什么时候偷跑过来的,你小叔叔知道吗。”

要是在平时,只怕金凌离书房还有百余步江澄就知道了。但今天嘛,特殊时刻,江宗主自然、未免有些……紧张,也是很正常的嘛。

金凌被江澄提住衣领,整个人悬在半空中,两条腿拼命地蹬啊蹬,水水的大眼睛就这样盯着江澄看。眼看着那一汪水就要溢出来了,江澄冷哼一声,轻轻地把金凌放了下来。

 “舅舅,舅舅。”重回大地的金凌一派好奇,“你刚才在做什么?”江澄的脸又黑了一层,“小孩子管那么多作甚!你到底什么时候过来的,为什么我没收到你小叔叔的信件。”金凌委屈道:“要是小叔叔的话肯定又要提前准备很多东西,我等不及要见舅舅了嘛。”

江澄听罢脸色缓和许多,还是转身离开。走了数步没有听到金凌跟上来的脚步声,回头道:“还不赶紧跟上来,你要站在那里过夜吗?”说罢就走,但脚步却放慢了许多。
   
“舅舅舅舅,你们刚才到底在干嘛?”
    
“闭嘴!”

回到兰陵后,金凌缠着金光瑶,“小叔叔,他们说舅舅在相亲,什么是相亲啊?”金光瑶只好蹲下来,先是摸了摸金凌的头,笑眯眯道:“许久不见,阿凌又长高啦。你在你舅舅那里吃了什么好东西呀,可有藏些起来给小叔叔。”

金凌把金光瑶的手拂了下来,闷闷不乐道:“小叔叔又把我当小孩。”金光瑶脸上笑意更甚,却马上收敛起来,一本正经的说:“是小叔叔不好。我们阿凌已经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啦。那阿凌找我有什么事啊?”
   
金光瑶认认真真地听金凌讲他在江澄书房外听到的对话,好几次金光瑶都要憋不住笑出声了,但他不愧为仙督,几百场清谈会不是白开的。金光瑶一脸严肃地听金凌讲完。

“咳,阿凌啊,你舅舅是想找一位伴侣,能够帮他一起治理家族,还多一个人照顾你,没他们说得那么复杂。”金凌仍是不解:“那为何那位女修说她配不上舅舅?”“江宗主乃天之骄子,能与他相配的定然是天命不凡之人,寻常人自是配不上。”

金凌的聪明才智往往在某个时候会发挥到极致。看着眼前的金光瑶,金凌小朋友好像有了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他盯着眼前的金光瑶,面皮白净,眼珠黑白分明,嘴角眉梢总是带着微微的笑意,眉间一点朱砂更显得乖巧俐。单从相貌看竟完全看不出眼前人是兰陵金氏的家主,督领百家的仙首。而且他从未见过金光瑶发火,永远是一副恭谦有礼的模样。

素颜美女✔ (???)  温柔听话✔   性格不能太强✔   
话不能太多✔    嗓门不能太大✔

自金光瑶执掌金家事务以来,就力推改革,金家奢靡之风大减,又集百家之力共建瞭望塔,世人没有不赞颂的。就是有些小人喜欢在背后嚼舌根,说小叔叔出身如何,修为如何,跟说他有娘生没娘养的人一路货色,不必理睬。

勤俭持家✔     花钱不能太狠✔     家世清白✔   
修为不能太高✔

再想金凌出生以来就是兰陵,云梦两边跑。江澄性格要强,不擅与小孩子沟通,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江澄看见自己能够独当一面。反倒是与金光瑶更亲昵些,像撒娇发脾气这些,他是万万不敢在江澄面前尝试。

小叔叔待他,不能再好了。

对金凌好✔✔✔

“小叔叔!”金光瑶本就被金凌盯得不自在,现在又被吓了一跳。“额,阿凌还有什么事吗?待会江……”

“小叔叔你做我的舅妈好不好!”金凌大声问道。金光瑶和刚进来的江澄恍若被雷劈了。

金光瑶:“……”

江澄:“……”

江澄阴着脸走了过来,金光瑶笑到停不下来还是拦住了他,江澄冷脸看着他笑得宛若抽筋还不忘护住身后的金凌。金光瑶擦去眼角的泪水,一脸憋笑得看着他:“江宗主,虽然我不知道阿凌是怎么想的,但他毕竟是关心你,小孩子嘛,想法离奇一点也是很正常的嘛。”

江城甩手:“你就惯得他!”看到金光瑶的眼睛弯弯,怒道:“你还笑!”

“我绝对没有要笑江宗主的意思。”金光瑶正色道:“我只是觉得我们阿凌太可爱了。”随即又弯起了眉眼。

九岁的金凌:“……我只是想找个舅妈,为什么舅舅要抽我。”